内页大图

社保制度——插在德国经济动脉上的一把双刃剑

发布时间:2020-06-01 10:35:13 阅读

在近代西方工业化国家中,第一个实现工业化的国家是英国,但是第一个建立社会保障制度的国家却是德国。19世纪末,德意志帝国议会率先通过《疾病保险法》、《意外事故保险法》和《老年和残废保险法》三项社会立法,建立了比较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奠定了现代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的雏形,此后不断完善。众所周知,社保制度的建立,需要国家财政的大力支持,为什么工业化发展不如英国的德国会早一步建立社保制度?

中世纪的德国处于四分五裂的局面,缺乏统一的市场和强有力的政府,导致工业革命在德国发生得比较晚,德国的第一次工业革命正好赶上英法等国的第二次工业革命。第一次工业革命和第二次工业革命同时在德国爆发,一开始就拥有比英国较陈旧的设备更有效的新式机械,使得德国工业革命虽然起步迟但是发展快。脾斯麦通过战争建立了德意志关税同盟,关税同盟的建立,在德国境内形成了统一的市场,德国工业革命得以迅速发展。德国当时的经济状况允许统治者拿出一小部分钱来改善工人的生存状况。

俾斯麦通过三次王朝战争,结束了德国四分五裂的局面,建立了统一的帝国,并建立了君主立宪制的资本主义政体。由于德国的君主立宪制是自上而下的改革,很大程度上保持了皇帝的特权,虽然表面上是资产阶级的代议制民主,但是议会的权力受到皇权的限制,故此其实质上仍然是半专制的君主立宪制。帝国的统一、强大以及集权的国家机构为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提供了强有力的政治后盾。

德国历史上存在于危险行业(如矿山、高炉、采盐业等)的自发的、自觉的工人互助组织以及民间慈善组织(如德国北方的共济会,南方的教区疾病救济制度等)为德国政府建立社会保障制度提供了可以借鉴的丰富经验,也使大众对社会保险问题有了较强的承受能力。

国家的迅速工业化虽然促进了德国经济的飞速发展,同时也给其带来了诸如健康、就业、贫困、住房等社会问题,贫富差距的扩大导致阶级矛盾激化,引发了轰轰烈烈的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运动,以讲坛社会主义学派为首的社会学者以及宗教界和部分资产阶级改良派呼吁国家采取一措施来解决社会问题,认识到社会问题不应只归罪于工人个人,国家应承担起职责,关于社会保险立法舆论的高涨给俾斯麦政府施加了一定的压力。为了维护国家的统一和安全,打击社会民主党,俾斯麦政府充分发挥其实用主义传统,开始考虑改变对内政策:由最初的武力镇压变为“大棒加蜜饯”策略,即在使用暴力手段的同时,通过社会立法缓和社会矛盾,促进社会和谐。

正是以上这些原因使德国首先建立了社会保障制度。虽然说统治者只是为了缓解尖锐的阶级矛盾才稍做让步,其根本目的是为了维护和稳定自己的统治。但是不可否认,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保障劳动者的基本生活和社会安全。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德国已经进入经济繁荣、社会安宁的光辉时期,当时德国所有阶层似乎都表现出普遍的满足感。可以说,德国的社会保障制度具有很大的历史进步性。

首先,社会保障制度给予了劳工参加工厂管理的共同决定权,这就使得劳资关系得到协调。给工人阶级带来了安全感。另一方面,工人阶级意识到了改革的重要性,他们不再追求以斗争的形式推翻资本阶级,而是去寻求一种和平的方式解决问题。防止了整个社会陷入动荡不安的局面。

这种社会保障制度还给德国带来了大批的移民劳工,这些移民的涌入带来了劳动力,使得德国的经济能够迅猛发展。此外,由于这些措施保障了贫困人口的经济来源,提高了德国的平均人口寿命。

社会保障制度虽然一开始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矛盾激化下的一种产物,这种社会保障制度不仅在德国国内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还是世界各国为保险制度立法的一个依据。德国的创举制造了这个先例,将社会保险制度推向世界。

虽然社保制度的建立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促进了国家经济的发展,稳定了社会,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保制度的缺点也慢慢浮出水面,甚至一定程度上成为继续发展的阻力。

社保制度何去何从?

( 一)社保金支出过大。目前社保基金支出占德国政府支出过大,严重的拖累了政府在其他经济发展方向上投资的力度。我们知道养老保险是社保基金最大的支出部分,为了减少社保基金的支出,德国政府曾多次进行调整。2006年政府已经将退休年限从65岁提高至67岁,并采取措施鼓励55岁以上赋闲人员重返岗位。但由于德国出生率过低,人均寿命增长,老龄化问题严重困扰着德国,影响着德国整个社会障制度的运行。

( 二)加重企业成本负担。在德国,企业必须承担其雇员一部分社会保险的责任,这虽然保障了雇员,但另一方面却无形中大大加重了企业的成本负担。对于同样产品的生产,德国的企业劳动力成本要大于其他企业。从世界市场角度上看,企业承担社会保险削弱了德国企业的成本优势,部分造成了贸易条件恶化,同时还造成了结构性失业。

( 三)滋生社会“福利病”。对于一些高福利的国家来说,“福利病”已经对社会经济运行造成了严重的后果。所谓的“福利病”指的过高的福利水平使人们滋长懒惰习气。由于“福利病造成劳动力市场供求不平衡,经济缺乏活力,社会受损,严重的威胁着德国经济的发展。然而 “福利”的 刚性又决定一旦有高福利,政府难以再进行降低,从而导致经济陷入一种怪圈——高福利影响经济发展,却有不可强行降低标准。这也是目前德国社会保障制度难以处理的问题之一。

任何事物都有其双面性,德国建立的社保制度也不能避免。制度建设应符合经济发展的实际。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就要求社会保障制度的建设要与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德国社会保险基金的来源,约有 2/3 来自参保人的缴费,1/3 来自政府的补贴。因此,德国每年需拿出大量的资金来补贴养老、工伤事故、疾病等社会保险。虽然德国的社会保障事业促进了社会经济的稳定发展,但同时也给德国造成国家财政负担过重、人们惰性增加以及削减困难等问题的出现。我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财力有限,且人口众多。因此,我们应吸取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的教训,避免保障水平与各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相悖。社会福利支出应从国情出发,量力而行,并要坚持循序渐进、稳定发展的原则,不可急于求成。

总之,社会保障制度的建设是一项极为复杂、渐进而无止境的过程,应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不断调整。我国虽不能照搬德国的全部经验,但应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并针对我国的实际情况,尽快建立符合我国国情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保障制度。